3年前邀出门累情侣车祸死‧沮丧青年走他乡获重生

作者: / / 时间:2020-06-05 / / 浏览量: 244次

3年前邀出门累情侣车祸死‧沮丧青年走他乡获重生(霹雳.太平3日讯)3年前的一场车祸,夺走一对情侣好友的性命后,也将姚庆扬的人生打入谷底,他深深自责,要不是他邀请这对情侣陪他一同开解有心事的朋友,他们也就不会发生车祸而死。因为无法原谅自己,姚庆扬天天躲在房内独自伤悲,并任由自己颓废,让家人痛心不已。直至他听取母亲的建议,远到繁忙的吉隆坡生活和工作,才逐渐走出伤痛的阴影,重拾欢笑。邀情侣开解友人肇意外车祸发生至今已事隔多年,目前在电脑公司任职的姚庆扬已能坦然接受两名好朋友的离世。想起车祸,他告诉《》,要不是他叫他们一起上车陪他有心事的朋友散心,他们就不会遇到死神。他指出,事发当晚,朋友心情欠佳找他诉苦,他于是邀请一对情侣室友陪他一起开解朋友,3人于是登上该名友人的车子。“我那时认为,通过3个人的劝说,或许能解开朋友的心结。但是,当车子驶到街场接近公主花园转弯路口时,可能朋友心不在焉,车子突然失控,他看见前头有一辆停在路旁的拖格罗里,便紧急煞车,结果在强大的冲力下,车子转了几圈后,车子的后部猛撞罗里。”他说,他当时听到巨大的声响,接着身体随着巨大的冲力而震动摇摆,直至车子停下来后,他看见车子后部已毁损不堪,而坐在车后的情侣朋友则全身都是血,一动也不动的没了气息。“我一直呼叫他们两个,但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。过后,路人协助将他们抬出来送往医院急救,可是一切都太迟了。那时候,我多幺希望有个超人出现,将地球倒转回去,让时间倒流,好协助我改写悲剧。”回想这段车祸经历,姚庆扬指出,是他害死他们的。“我很后悔为甚幺叫他们一起出去,就因为自己的一句话,他们就上了车,然后就发生意外。我很痛苦,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,我不断的自责和伤心,然而悲剧既已发生,就无法再挽回。”自责害死朋友浑噩度日事发后,不知多少个夜晚,姚庆扬是伴着眼泪浑浑噩噩度过,但泪水却无法洗淡他内心的恐惧、害怕与自责。“家人和死者的亲属都安慰我说,这一切都是天意,不能怪我,而死者的家人也从未责怪我,并接受事实,但偏偏这残酷的一切,是我心中永远不癒的伤口,我过不了自己内心的那一关。”“我没有办法忘记,当时我尽力抢救已断气的两名朋友,但事实告诉我,我是无能为力的。他们的惨死,让我体会到生命的脆弱与无常,一点都由不得我们来主宰。”(CLL)生命可贵平安活着就好“那次的意外和这段日子让我对人生有所顿悟,也令我更加明白:人,平安活着就好。”平安两个字,对很多人来说不过是一句很普通的问候语,但对经历一场车祸,挚友就惨死在身边的姚庆扬而言,平安其实是人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。“只要能平安度过每一天,就很好了,平安不是理所当然的,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,到死也无法平安。”姚庆扬说,如今他感到生命可贵,只要能平安,不会再强求。母逼赴隆工作沖淡心中阴霾自从发生车祸后,姚庆扬的世界顿时陷入一片惨淡的灰色,看见他日日被自责捆绑,爱着他的家人就大感心疼,大家纷纷通过各种管道协助他走出伤痛。母亲徐翠萍更狠下心来,迫他收拾行李到吉隆坡工作,希望繁忙的都市生活能沖淡他心中的阴霾。徐翠萍说,她不想一个大好青年就这样被击垮,她要儿子振作起来,走出生命的这段阴霾路。“庆扬在车祸后,每天躲在房内独自悲伤,虽然他有向感情要好的妹妹、小姑及四姨哭诉,但所有人都无法解开他的心结。我们拨出很多时间开解他、陪他,但反而让他更沮丧,他甚至曾多次作出令家人心惊胆跳的事。”母迫儿到陌生环境生活她称,既然亲友的劝说已行不通,为了儿子的前途,她毅然迫使儿子到外头去舔癒伤口,当时她为儿子买了一张南下吉隆坡的车票,要儿子收拾衣物即刻上车。“我让儿子去吉隆坡投靠我的四妹,我要他到陌生的环境重新展开生活。我希望他能借忙碌忘记悲伤。”虽然被家人斥责狠心,但徐翠萍坚持这是帮助儿子的最好方法。“儿子在吉隆坡初期,还是郁郁寡欢,直至近日他开始有了笑容,与家人的关係更好了。虽然他还是不大爱开口讲话,但起码已懂得与家人互动。”新闻背景轿车撞罗里学生情侣死凌晨2时10分,霹雳金宝发生一起夺命车祸,一辆轿车失控后猛撞停在路旁的拖格罗里,导致轿车后座两名男女拉曼生重伤毙命。这起车祸发生在金宝新街场镇牌处,靠近公主花园路口不远的路段。两名死者分别是21岁怡保人甘立文及20岁吉隆坡人苏静娴,前者是金宝拉曼学院生,后者是金宝拉曼大学生,两人是情侣。(人名译音)车子拐弯处失控当时两名死者与另两名友人共乘的丰田轿车,沿着峇都新纳路,从金宝新街场宝坊驶往怡隆大道,在公主花园路口不远的拐弯处失控,车子在原地转了数圈后,车尾撞向停放在路旁的拖格罗里。事发后,轿车司机和前座乘客姚庆扬只蒙受擦伤,而坐在后座的甘立文及苏静娴却受重伤,并在送往怡保中央医院抢救后不治。/独家报导:陈月菁‧2012.04.04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